rss订阅 网站地图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
聊城私家侦探
  服务范围: PRODUCTS LIST
婚姻调查
外遇调查
商务调查
找人寻址
财产调查
市场调查
打假维权
追债讨债
特种安保
  联系方式 : CONTACT
地 址:聊城市东昌府花园附近
电 话:131-8234-5378
Q Q:
联系人:李探长
 
 
侦探资讯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私家侦探

 
 
聊城调查取证,很多很多年前,我曾在一家机关干里临时工,边做边考公务员,常听办公室的公务员们聊天说认识熟人办事有多容易,一个电话就分分钟解决。
 
那时候的我,刷着行测背着申论,无限期待与憧憬:
 
原来公务员的世界那么爽!要是我也考上,就能带领全家走上快捷的康庄大道!
 
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。我如愿考上一家省直清水衙门。而在我气宇轩扬地走上新工作岗位后,却屡屡在实践中碰一鼻子灰。好不容易成为厅级单位的正式公务员,却跟原来的我并无二致,求人办事
 
没人搭理,去医院看病没床位还得滚回家。
 
我很郁闷,一度陷入深深疑惑——我是不是考了个假公务员?
 
直到许多年以后的今天,当我好不容易熬资历熬年限,一跃成为我们整个家族官位最显赫的人——正科级干部之际,才慢慢总结出一系列关于求人办事的残酷游戏规则,当年那些问题的答案也一一浮出
 
水面。
 
找关系走后门,其实就是筹码交换的过程
 
“我去求别的单位领导办私事,被拒绝了。我知道我们局长跟他关系好,我能托我们局长去求他吗?”
 
这是前几天有个读者在后台问我的问题。我问她,你跟局长有私交吗?有什么特殊亲戚关系吗?
 
答曰没有,就是普通上下级关系。
 
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,要想说清楚,首先得抛出一个比喻。
 
找关系走后门,其实是个筹码交换的过程,每个人都用现有的筹码去交换别人手中基本等价的筹码,并争取换来更有价值的筹码。类似原始社会货币出现之前的物物交换。
 
假设你辛苦养大一只山羊,你想用它从别人手里换点其他东西。有人两手空空走近你,告诉你他什么也没有,却想得到你手中的山羊。你会愿意给他吗?
 
肯定不愿意啊!我给养鸡的,还能换点鸡肉吃;我给渔夫,还能换两条鱼吃。
 
给他?我啥也得不到!
 
这正是你们局长听到你的诉求后脑子里所想的。
 
你们局长以现有的身份去求那位领导,凭他手上捏的筹码,自然是要比你去求的成功率要大。(当然,史志办主任找教育局局长解决孩子读书问题,远远比住建局局长找卫计委主任解决住院床位问题的
 
难度要大得多)。
 
可是你的局长会懂,忙从来没有白帮的道理,欠的人情都是要还的,哪天人家反过来求他,他不想帮也得帮。拿了别人手上的山羊,总得回馈一只公鸡吧?
 
所以问题来了:你们局长愿不愿呢?
 
一个残酷的现实是,虽然你跟你们领导工作在同一单位,但从根本上来说,他作为一把手,所处的高度、手上的筹码,都不是你这个最底层的科员可比的。
 
不帮你,他得不到任何坏处,因为你拿他没办法。帮你,他又指望你这个科员给他回馈什么好处?
 
不论你是努力干活还是给他民主评议打满分,就好像蚂蚁辛苦给大象送来自己珍藏的饼干屑,对大象来说无足挂齿。
 
当然,也不是说完全不可能,有几种情况例外:
 
一是除了工作层面你跟他有极强的私人纽带关系,比如两家是亲戚。
 
二是他在你身上找到很强的共鸣,认为你很像年轻时候的他,或像他的女儿,这种共情性和怜悯心会让他抛开等价交换的功利心,宁可亏本也愿意帮“你”(其实是帮他心目中的他自己),不过这种可
 
能性极小。
 
三是从你身上另有所图。一个没有家族背景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,能图什么自己想吧。
 
如果你还是不太理解,我再打个比方:你妈打电话给你,说原来的邻居李姨家儿子要到你们单位办个证明,想让你跟同事打声招呼提前拿到。
 
版本1:李姨是个清洁工,儿子失业家中坐。——你的第一反应:我妈怎么净给我找事!我还得去求同事,这种事求多了不好的,哎呀真不愿意帮!
 
版本2:李姨是个清洁工,儿子失业家中坐,可是他家对你家有大恩,正是她在10年前凌晨的那场火灾中敲响你家的门。——你的反应大致为:虽然这事挺麻烦,不过李姨毕竟对咱家有恩,还是给办了吧
 
 
版本3:李姨是某局退休干部,儿子在区教育局当股长。你的反应会不会是:女儿明年就要读书了,说不定还要去求人家呢,这点小事顺水人情,我去催催呗,大不了请同事喝杯奶茶。
 
你懂了吗?在等价交换筹码的规则之下,没有谁是无私奉献的白莲花,人人都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筹码。想要别人帮自己办事,自己首先要进入小圈子并且手握筹码,才拥有讨价还价的资格。
 
跟有话语权的人搭上关系
 
就一定能办成吗?
 
答案仍然不确定,因为还有两个重要因素:
 
一看你跟管事的人隔了几层,
 
二看他要费多大力气去做这事。
 
假设你现在要找某局处长开后门办事,山路十八弯打听到自己伯伯的干儿子的弟媳妇是他儿媳妇的好友。
 
我们假设你也好不容易说动这位弟媳妇愿意帮你,然而这只是叫“敲开了庙门”,第一步。
 
当弟媳妇领着你去到那位关键人物跟前,弟媳妇说明来意,人家肯定得掂量:
 
你俩什么关系?
 
如果你俩本来关系就远,到我这又隔了一层,那我又何必投入精力去帮一个没什么价值的陌生人呢?
 
再者,这位处长也要掂量,自己办这事是不费吹灰之力,还是需要去求局长和别的处长呢,或者会有被举报的风险呢?
 
难度越大、风险越高,这筹码的价值也就越大,大到你连等价交换的资格都没有。
 
这里又有个例外。别忘了原始社会发展到后来,在物物交换的高级阶段,一个万能的东西诞生了——钱,最大最实在的筹码。
 
这也就是俗称的“领进庙门”,求人办事送钱,一般人还送不进去,一定要由指定的熟人领着进关键庙门并烧两柱高香,这事才算有些眉目。
 
可是啊可是,今时不同往日,别忘了现在的公权是在阳光下运行的,纪委等部门可不是吃素的。不论是收钱的还是送钱的,就好像在高压线边跳舞,极度危险。有朝一日我们有幸自己坐进庙门,也要永
 
远牢记——权力寻租,万万使不得!
 
钱财事小,葬送了自己辛苦半辈子搭起来的庙才得不偿失。
 
以上种种也是很多现象的根本原因:
 
为什么父母要鼓励我们考公务员?
 
为什么那些实权单位竞争如此激烈?
 
为什么机关里会有那么多人绞尽脑汁往上爬?
 
为什么那些当官的会沉迷于级别和权力不能自拔?
 
不是图工资多的那一点点钱,也不是因为说起来好听有面子,而是为了上更高一级社会阶层,为了争取手上的筹码能多一点再多一点,方便交换别人手上更好的筹码。
 
我并不赞成这种游戏规则,我承认它就是上千年人情社会中一大陋习。我跟你一样,作为手无筹码的小兵,一直是游戏里的输家,更曾经对它嗤之以鼻无法接受。
 
可当我在体制内沉浮十几年后才明白:
 
作为俗人,咱们躲不开规则;
 
作为小人物,咱们改变不了现实。
 
你必须要耐着性子理解透彻并充分尊重这游戏规则,才能在别人大块吃肉之时,抓住机会喝到那么小小一口汤。